存档

文章标签 ‘搬家’

家在何处,就跟着自己的心走吧

2009年11月12日 6 条评论

路透中文版 陈澍 / 文

十月的一半时间是在路上度过的,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风情,等我再回到香港时,日历早已翻过十月,夏天也终於和我说再见。

香港于我而言还是一个“新家”,新到尽管我开始习惯称她为“家”,但在旁人看来我毕竟还只是一个“外人”。某天一个上海朋友给我打电话,电话里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家里”。对方忽然忙问我:“你又回上海了?”我连忙解释:“没有,我在我香港的家里。”

“噢,你是说你在香港的屋子里,那不是家。”我的朋友解释说。其实他说的有点道理,家是一份非常人文化的情怀,好像有钱买大房子的人未必有一个开心的家,或者他(她)根本就没有一个真正属於他(她)的家。

我有一个香港朋友,这里暂且称他为C。C的父亲祖籍江苏无锡,母亲来自广东中山,太太是新加坡人,类似这样的家庭的背景在香港可谓司空见惯。某日正好和他聊到关於“家”的问题,C说其实“家”不同于“家乡”,他们可以是两个毫不相干的地方。

“家乡”是你出生的地方,是中国人传统意义上说的“根”,至于“家”,更主要看你长期居住在哪里,又和谁生活在一起。

C的父亲年轻时加入国民党,从无锡老家远赴重庆帮美国军队修飞机。1949年内战结束,历史的车轮阴差阳错地把C的父亲送到了香港。在香港,C的父亲认识了同样来自大陆的C的母亲,于是有了C,于是香港对这三个人来说不再只是一个普通的地名,而成为了他们的“家”。

每次听身边的人口述那个年代的历史总会让我有种按耐不住的激动。如果世上真有好像科幻片中常见的“时空穿梭机”,我会很想回到那个年代去亲眼见证那些缠绵悱恻,那些悲欢离合,当然还有那些不容忘却的国破家亡。
阅读全文…

膨胀的杂物

2009年8月6日 评论已被关闭

马上要搬家啦,妻子忙着整理杂物。下班后,妻子向我炫耀她一个人整理了很多被褥。我也很吃惊。不知道家里竟然有这么多未曾试用过的被褥,很多甚至未打开过。当妻子拖着3蛇皮袋的衣物说这些都是很多年未穿过的衣物,扔掉算啦。我确实有些心疼,真的是小男人味十足。我硬是从妻子手下又拣回了半袋多的衣物。有些是我的运动服;有些是她本人的新衣物,刚买的,未穿过的和穿过一次的。用妻子的话:“这些衣服我已经不喜欢啦,为什么还留着?”

我将妻子骂了一顿,她一个先行睡去啦。也罢,一个人也清静些,有时候。我想,有时候我是很霸道的。比如,我桌子上的碎纸片,她不能动。但是她可以随便拿走我桌子上没有一个字的干净的白纸,但是不能碰写有字的再小的纸片。妻子比我小几岁,所以她不能有我曾经的一些经历或感受。她不能理解我的一些顽固的过时的守旧的想法。

妻子当然也有她可爱的一面,比如,非在家里客厅甚至双人床上支起我的户外帐篷,将我拉进去“休息”;偶尔我和朋友出去夜钓时,她也要加入。当然,早早就钻进搭在池塘边的帐篷里。半夜我也躲进去,结果就是我被朋友“羞辱”很长一段时间并不愿与我为伍。呵呵,扯远啦。妻子听了会儿手机音乐后没有声音啦,可能睡啦。看着满屋的凌乱杂物,我知道还有得几天烦。朋友们都说,家越搬越小,我怎么东西越搬越多?

这些凌乱的杂物就像我凌乱的思绪一样在膨胀。休息一下!还是整理一下我的书籍吧,因为妻子说,我再不整理,她全部要卖给收破烂的。

分类: 城市心情 标签: , ,

找寻新家

2009年8月5日 评论已被关闭

昨天中午在友人的带领下,在一个新的城中村(只是为了离上班地点近一些)找寻房子。很辛苦。

找了3家,晚上又让妻子决定住哪一家。最终我们选了一家较大的,能放得下我们的杂七杂八——一个长方形的房子。房东夫妇在楼下经营门面小卖部。正面是一排搞小吃的,也就是我们将来的邻居。

昨晚,作为第一次尝试,我们开发了一家川菜馆,作为以后的用餐基地。结论,得重新开发一家,或者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尝试其他菜品,暂缓。饭间,和媳妇讨论了需要和一楼邻居们搞好关系——因为他们的通道能够很方面的进出我们的楼道。我们甚至谋划了一个“进攻”计划:每星期,每人必须去吃2顿他们的饺子.最后妻子说,实在不愿意吃饺子,就改为,我单独吃一次,和她2个人再吃一次。坚持1个月再说。哈哈。这个谋划是我们唯一的搬家前的乐趣。

分类: 城市心情, 都市印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