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军事纵横’ 分类的存档

美国备战中国南海,疯狂侦测数据

2017年11月8日 评论已被关闭

备战南海,侦测数据,美国又领先中国10倍!
6月23日,美国海军又在南海海域投放2个APEX型剖面浮标观测海洋数据。自2000年来,美军已累计在南海投放100多个,而中国至今仅布放10个。对南海战场环境数据的掌握,说美军十倍于中国,也不为过。(红色为中国浮标轨迹,灰色为美军浮标轨迹,触目惊心)

1、海洋环境信息很重要
南海面积广阔,水深动辄数千米,不仅是中国战略导弹核潜艇的“堡垒区”,也是潜艇活动的天堂。而无论是反潜还是潜艇活动,都离不开对海洋环境信息的掌握,因为海水不是透明一块,不仅有复杂的水下地形信息,不同位置和不同深度的海水里还有复杂的盐度、温度、密度和内波变化,就像气象变化多段的天空一样。

这些对于探潜声纳的工作,潜艇的航行,水中兵器的使用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形象地说,海战必须掌握海洋环境信息,就像陆战必须掌握山河地形信息,空战必须掌握天气信息一样重要。

2、ARGO浮标是获取水下盐温密信息的重要手段
但对水下盐度、温度、密度、内波的信息获取,向来是个难题。ARGO剖面浮标则是一种利器:

这是一种自动沉浮浮标,通过内置电池控制一个“鱼鳔”一样的浮囊,改变自身浮力,就可以从海面慢慢下沉到水下2000米处,浮标搭载着温度、盐度、密度等各种传感器,把不同深度的数据进行采集记录,然后又慢慢浮到水面,通过自带的卫星发射机把这个来回(剖面)的数据上传到卫星,然后又缓缓下沉,开始另一个剖面的测量,每个来回一般3-5天,每个浮标电池寿命3年。而且浮标随波逐流,自带GPS定位系统,相当与也完成了对海流的记录。

2000年以来,欧美日等国累计投放了一万多个ARGO浮标在全球各大海洋,保证同时又3000多个在工作,这样就能积累起对全球海洋0-2000米的剖面观测数据。数据在美国和法国两个关口站落地,为ARGO计划成员单位共享。中国为了加入该计划,也累计进口和自制了376多个ARGO浮标投放,以便于分享整个ARGO计划的十年上万浮标的数据。

3、美军在南海投放的浮标不一般
一来欧美ARGO浮标计划多在大洋投放,只有少数能投通过巴士海峡漂入南海。
二来普通ARGO浮标的数据中国也能分享到,问题不大。
阅读全文…

2016年7月13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6年7月14日 评论已被关闭

问:中方是否认为国际仲裁庭的裁决结果将导致地区局势紧张?是否会出现中美间的军事行动?

答: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说法,它不是一个“国际”仲裁庭,它只是应菲律宾前政府单方面要求成立的非法仲裁庭。至于你说结果出来以后,中方是否担心这个地区会出现紧张局势或军事行动,我可以告诉你,中方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希望这个地区出现紧张,不希望这个地区出现军事对峙,因为中国希望有一个和平、稳定、安全、繁荣的外部环境。这也是本地区所有国家的共同心愿。中方仍然会同本地区国家共同努力,维护本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安全。我们也希望域外国家能够尊重本地区国家的努力,不要渲染、制造紧张。

问:我们注意到,昨天南海仲裁庭公布仲裁结果后,个别国家公开表态,认为这个仲裁结果“有法律约束力”,中国应该执行,否则就是违反了国际法。中方同意这个说法吗?

答:昨天,应菲律宾前政府请求单方面建立的所谓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公布所谓仲裁结果后,顺便说一句,现在我们都知道,它也是由菲律宾前政府付钱资助的,一些国家公开发表了看法。我们对那些赞同中国立场和主张的国家表示感谢。当然,我们也注意到,有那么三、四个国家不顾国际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公正立场,还在主张这个所谓仲裁结果有“法律约束力”,还在执着地宣称这个所谓仲裁结果“符合国际法”。

中国政府和中国外交部昨天发表的两个声明、中国政府今天发表的白皮书已经比较完整和系统地阐述了中方在所谓南海仲裁案问题上的立场。我不再重复。我知道很多记者已经参加了上午国新办的发布会,听取了刘振民副部长介绍的情况。在此,我仅就上述这三、四个国家仍然执着所谓“仲裁结果符合国际法”这么个表态,谈几点看法:

第一,我们注意到,自从中方提醒“七、八个国家代表不了国际社会”后,上述这几个国家在他们的表态中没再以“国际社会”自居。这很好。

第二,同时我们注意到,这几个国家面对国际社会多数成员从各种角度支持中方立场的事实,仍然自说自话地认为这个非法的仲裁庭的结论具有“法律约束力”。这就不应该了。

第三,我想强调的是,中方是坚持维护国际法尊严和严肃性的,我们不会同意非法的仲裁庭的非法结论“有法律约束力”这种奇谈怪论。

中方多次指出,菲律宾前政府所提仲裁事项,涉及领土主权争议的,不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管辖。这是《公约》的明文规定。上述几个国家如果诚实对待国际法,就应该正视《公约》的原义。
阅读全文…

关于南海问题 澄清这十个错误认识非常重要

2016年7月9日 评论已被关闭

南海仲裁案正在将这片历史上几乎从未发生过重大海战的平静海域,变成国际舆论中的“火药桶”。然而,人们对南海与中国的关系,并没有因为
南海的国际聚焦而变得更清晰,相反,还有至少十大误解。7月5日,笔者参加了中美两国之间高规格的南海问题智库对话会,与两国30多位前政要、著名学者谈论这个问题,更感觉到澄清这十个错误认识的重要性。

1.中国不接受、不参与南海仲裁案,不承认、不执行仲裁结果是违反国际法?

面对2013年菲律宾单方面诉诸仲裁的做法,中国坚持“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的“四不”立场,然而,外界有关中国此举违反国际法的声音从未停止。

南海问题包含两个层面的争议:一是主权和领土争端,二是海洋权利争端,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只对后者有裁决权。众所周知,中国已于2006年根据《公约》作出排除性声明,将涉及海洋划界等方面的争议排除在《公约》规定的第三方争端解决程序之外。换句话说,南海问题并不在国际仲裁庭的管辖范围之内。所谓中国违反国际法的说法,已然不攻自破。

国际仲裁庭在明知其没有管辖权的情况下仍然受理菲律宾的诉求,将这两个层面的争议混合起来仲裁,无疑是一种危险的“越权”行为。面对不宜通过司法解决的争端,仲裁庭要维持其合法性,应该避免就南海问题进行“越权”裁决。

可以预见,南海问题不会因为仲裁庭的裁决而得到解决。相反,中国的“双轨”思路,即由直接当事国谈判协商解决争议、中国和东盟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得到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组织的认可和支持。因此,宣布“本庭无法裁决此案,请有关各方尽最大努力协商解决”,这或许不失为仲裁庭可选的最理想裁决结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