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9月声明与7月异同(中英文全文对比)

2017年9月21日 没有评论

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北京时间周四(9月21日)凌晨2:00,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结束后,美联储宣布维持利率不变,同时从10月开始逐渐削减其高达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规模。6月,美联储宣布加息25基点,这是自2015年12月以来第四次加息。

同今年7月的议息会议相比,本次会议声明有哪些变化?以下是两者的中英文对比:
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自7月(7月原文:6月)会议以来获得的信息显示,就业市场继续增强,今年迄今经济活动一直在适度增长。近几个月(7月原文:自年初以来),就业增长已经放缓,但总的来说保持稳健,失业率保持在低位(7月原文:已经下滑)。(删除:家庭支出和企业固定投资继续扩张)。衡量未来12个月整体通胀指标和剔除食品与能源价格的通胀指标今年(增加:今年)已经下降,目前低于2%。基于市场的通胀补偿指标基本上变动不大。

委员会将依照法定的目标,寻求促进就业最大化和物价稳定。(增加:飓风Harvey、Irma和Maria重创了许多社区,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风暴的干扰和重建将影响近期的经济活动,但过去的经验显示,风暴不太可能在中期实质性的改变国家经济的进程。因此,)委员会仍预计,随着货币政策立场的逐步调整,经济活动将适度扩张,同时就业市场状况将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增强。(增加:风暴后更高的汽油价格和其他物品价格可能暂时提振通胀;除了这个影响,)预计通胀将在短期内保持在低于2%的水准,但中期在委员会2%的目标附近稳定下来。经济前景的短期风险看来大致均衡。但委员会将继续密切关注通胀发展。

鉴于已实现的和预期的就业市场状况和通胀,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维持在1-1.25%。货币政策立场保持宽松,因此会支持就业市场状况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改善,并带动通胀持续向2%回升。

在决定未来调整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的时机和规模时,委员会将评估与就业最大化以及2%通胀目标相关的已实现和预期的经济活动状况。评估将考量广泛的信息,包括就业市场数据、通胀压力和通胀预期指标,以及反应金融市场和国际情势发展的指标。委员会将密切监控向对称的通胀目标取得的实际和预期的通胀发展。委员会预计,经济未来的发展将为逐步上调联邦基金利率提供理据;联邦基金利率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会维持在预计在较长期内保持的水准之下。不过,联邦基金利率实际路径将取决于未来数据展现的经济前景。

10月,委员会将开启在2017年6月委员会的政策正常化原则和计划附录中提到的正常化资产负债表项目。(增加:10月,委员会将开启在2017年6月委员会的政策正常化原则和计划附录中提到的正常化资产负债表项目。)(删除:委员会维持把所持机构债和机构MBS回笼本金再投资到机构MBS的现有政策,以及通过标购继续延长所持公债年期。委员会预计,如果经济发展基本符合预期,委员会预计,相对较早开始执行资产负债表正常化的项目。2017年6月附录的委员会政策正常化原则及计划中描述了这一项目。)

投票赞成美联储货币政策决议的FOMC委员包括:美联储主席耶伦、副主席杜德利、理事布雷纳德、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理事费希尔、费城联储主席哈克、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理事鲍威尔。投反对票的明尼亚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倾向在此次会议上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不变。


阅读全文…

翻译家是孤狼-余泽民

2017年4月28日 评论已被关闭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4月20日,第24届布达佩斯国际书展在位于布达的千禧公园内开幕,旅匈作家、翻译家余泽民在开幕式上被匈牙利政府授予了“匈牙利文化贡献奖”。颁奖词称“他一个人相当于一个机构,当代匈牙利文学通过他得以在中国站一席之地”,他在这个领域扮演了“无可替代的重要角色”。主持人介绍了余泽民坎坷而多彩的经历,以及他与匈牙利文学结下的特殊缘分。十五年来,余泽民先后翻译了凯尔泰斯·伊姆莱、艾斯特哈兹·彼得、纳道什·彼得、克拉斯诺霍尔卡伊·拉斯洛、马洛伊·山多尔、道洛什·久尔吉、苏契·盖佐、巴尔提斯·阿蒂拉、德拉古曼·久尔吉、马利亚什·贝拉、缪勒·彼得等多位匈牙利名家的约20部作品,这些作品在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余泽民在发表获奖感言中说:“翻译家是孤狼,很少站在大庭广众之下,事实上,很少能获得应有的关注。不管怎么说,我心安理得地接受此奖,因为我确实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奉献给了文学翻译,并在匈牙利文学中找到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王国。我在匈牙利生活了二十六年,可以这么说,匈牙利是我的第二故乡,匈牙利文学于我,是一个精神的避难所,我在那里不仅有安全感,而且感到自己是个有用之人。我为自己能够在中国成为这个美丽小国的伟大文学的代言人而感到自豪。”
2016年底,记者曾与余泽民有一场长谈。余泽民从他初到举目无亲的匈牙利时说起,说起他为谋生而从事过的一个又一个的职业,说起他玻璃鸟一般透彻而无所遮掩的生活,说起曾施恩于他的朋友们,当然还有在他生命中有着绝对地位的文学翻译。

“其实我去的时候,连匈牙利在哪儿都不知道”

1991年,我坐了十天火车,终于抵达布达佩斯。当时介绍我过去的那位同学其实早去了维也纳,他知道我已经破釜沉舟了,所以没敢告诉我。我在火车站等到人群散尽,一个人拿着一张照片过来说,“你朋友让我来接你”,我就跟着这个陌生人去到距离布达佩斯两百多公里的小城,塞格德。

“当时是非走不可了。我们班百分之五十的人都出国了。其实我走的时候连匈牙利在哪儿都不知道,只是因为匈牙利不要签证。”

孤身一人被扔到匈牙利之后,余泽民的第一个工作是在一个私人诊所里当医生,半年后,匈牙利恢复签证,余泽民失去了身份,随时面临着被遣送的危险。“后来有一天,我周一去上班,发现整个诊所都搬空了,连个床都没有了,我坐在那儿就哭了,于是从1992年的四月份,我一瞬间就掉到了社会的最底层,当时真的连给家写信的邮票钱都拿不出来。”

“我曾经写过一个短篇叫《玻璃鸟》,在匈牙利最开始的那十年,我的生活状态就像是透明的玻璃鸟,五脏六腑都能被人看到,简单又单纯。”
阅读全文…

当豪车被撞,中产阶级为何也跟富人一起欺负穷人?

2017年3月15日 评论已被关闭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张丰/文
我的朋友、专栏作家刘远举是一个爱讲理的人。最近,他发了一条微博,把自己弄成了新闻人物:
徐汇裕德路,快递小哥撞了一辆迈巴赫。车好像没大损失,但你懂的,这样的车,擦一下也不便宜,要赔2000块。快递小哥掏出一大把零钱,很可怜的样子。
电瓶车平时横冲直撞这个就不多说了。道路是公共的,事故是大概率的,那么,你炫富,我买单是不是不合理呢?你穿一件30万的衣服挤地铁,这是不是碰瓷?
穿30万的衣服挤地铁等于碰瓷,这是一个极端的推理。事实上,刘远举还在这条微博下面贴了一篇他以前写的文章,探讨豪车发生事故后的赔付问题。(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他的看法是,道路具有公共属性,其任务是高度秩序化的去承载交通,本身是一个具有相对高风险的场所,不适宜展示奢华。因此,豪车车主应该有一种“合理预见义务”,应该多承担一点损失。
阅读全文…